Skip to content

关于网站楚楚街的闹剧


因认为“楚楚街”网站及其手机APP侵犯其商标专用权,原告曹女士将“楚楚街”网站及其手机APP的运营者被告北京醋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目前,海淀法院一审审结了此案,法院就在先权利与商标混淆作出判定,认定“楚楚街”未侵犯曹女士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曹女士诉称,其享有第11955537号“楚楚街”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楚楚街”网站及APP上使用涉案商标从事服装类商品销售的商业活动构成商标侵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合理支出8000元。

醋溜公司辩称,其享有涉案商标标识的著作权,是在先权利,曹女士对涉案商标系恶意注册,这种滥用权利的行为不应得到法律的支持;其就涉案商标的使用构成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但其商标使用在电商平台上,提供的是第35类“替他人推销”的服务,并未直接使用在服装商品上,二者不构成商品与服务间的类似;“楚楚街”网站类似于淘宝网,除销售服装外还销售其他商品,但未销售“楚楚街”品牌的任何商品,其使用行为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故请求法院驳回曹女士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醋溜公司是否对涉案“楚楚街”商标标识享有在先著作权,在其主张的在先权利是否构成有效的非侵权抗辩;二是“楚楚街”网站及其APP手机客户端是否为电商平台,相应经营内容是否与曹女士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相同或类似,醋溜公司的使用行为是否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从而构成商标侵权。

就第一个争议焦点,法院认为:第一、《商标法》所称的在先权利,应系指商标申请注册之前,他人已经享有的权利。依据相应事实,原告商标的申请注册日为2012年12月26日,早于被告主张其经受取得“楚楚街”标识著作权的日期,故被告对‘楚楚街’表示并不享有在先著作权。第二、本案为商标侵权纠纷,即使如被告所称于2012年12月26日原告申请之前,另有他人对原告“楚楚街”商标标识享有在先著作权,但在原告商标仍为有效的状态的情况,被告所谓的在先权利也不能成为直接、有效的非侵权抗辩。

法院最终认为:判断商品与服务是否构成类似,应考虑商品与服务之间是否存在联系,商品与服务在性质上的相关程度,在用途、用户、通常效用、销售渠道及销售习惯等方面的一致性,是否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本案中,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实际使用其注册商标,则被告的使用行为更不会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混淆和误认。

最后,法院认为被告的使用行为不符合商标侵权的构成要件,并未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无需停止使用或赔偿,故驳回曹女士的全部诉讼请求。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职场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